做了多年昆曲義工 連蘇州園林都沒踏進去過這次住雷峰塔下 還遠遠看了一眼六和塔
欄目:牡丹亭 發布時間:2011-11-21
分享到:
不做昆曲義工的日子里,白先勇設想著會重新過上桃源生活,將已經完成大半的關于父親白崇禧的傳記收工。

英超球员瓦伦西亚 www.ktbxmb.com.cn 2011年11月21日05:01杭州網-都市快報   獨家專訪

做了多年昆曲義工,連蘇州園林都沒踏進去過,這次住雷峰塔下,還遠遠看了一眼六和塔和面對面正襟危坐的常規專訪不同,因為白先勇很忙,每個時間段都被填滿不說,在杭州圖書館又遭到“圍追堵截”白老師,跟我合個影吧?給我簽個名吧!但凡這樣的要求,白先勇從不拒絕,永遠笑語盈盈,這也使得前天的專訪臨時改為跟車聊天,占用白先勇從圖書館回到賓館這段車程。

“這真的是獨家專訪??!”白先勇望著龍吟森森的虎跑路說。

白先勇相信緣分,他說在自己的生命里,很多東西都像是注定的,前后結緣。

就拿一個小事例來說,1987年,白先勇從美國回到上海,上海昆劇院請他吃飯,飯店定在當時上海最紅火的汾陽路越友餐廳。到了門口,白先勇赫然發現這里竟然是自家的老房子,而宴請的主人尚不知道。說到這個段子,白先勇哀嘆一聲:這就是人生。

昨天下午,在王星記扇廠時,白先勇忍不住端起扇子,一抖,一搖,整個昆曲手勢,在場人鼓掌叫好。這一趟,卻是還了65年前父母的心愿。1946年,白先勇9歲那年,父母來到杭州,買回4把檀香扇,之后一直想再去便抽不出時間了。

“4把王星記檀香扇,讓我聞了大半輩子檀香味道,這次終于能在原地聞到”。自稱為“跑碼頭的”“江湖中人”白先勇總是知道在別人的地頭該先說什么。

“扇子,是中國式的表情,如果你要說,喏,西方的《茶花女》里也有扇子,那你仔細看看,這只是個道具,但在昆曲,尤其是《牡丹亭》里,有好幾折,要是撤下扇子,還真沒法演了?!?/span>

就拿《牡丹亭·游園》一折來說,“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茶蘑外煙絲醉軟”,后面還有芍花、牡丹諸多花草,但舞臺是抽象的,不好把所有的花草都原樣照搬到舞臺上,扇子就起了引導的作用?!岸爬瞿鍤殖只ㄉ?,輕輕一拍,再一扇,一把扇子扇出了滿臺的花花草草”白先勇說,“所以扇子上繪制的花草就很重要了”?!堆懊巍肥且歡?0分鐘的獨角戲,全靠杜麗娘輪番運用扇子和水袖,白先勇說“從開朗到憂傷,扇子都能表達”。

因此,杭州站的演出有了新道具一把泥金牡丹花扇子,扇子的兩面用金箔糊裱,扇面金光閃閃,艷麗色彩繪制了大紅色牡丹,白先勇愛不釋手。

前天專訪時也說到父母和杭州,白先勇又想起來,1927年,父親白崇禧北伐打上來,進杭州的那一天,雷峰塔倒了。而這次,白先勇就住在雷峰塔下。

離得西湖山水近,離得歷史古跡近,是白先勇提出來的。在他看來,杭州是個充滿了南宋詩詞意境的城市,他不要在三面環山的西湖邊看到高樓大廈。而對于花花草草則特別憐愛,散步時也要留神關照下,旁邊有人嘀咕了一句:難怪他筆下的女人,一個比一個骨肉真實。

然而再大的緣分也敵不過他這輩子和《牡丹亭》的牽絆。

如果以時間為軸,你可以發現,從1945年第一次聽到梅蘭芳的《牡丹亭·游園驚夢》開始,再到1966年寫下小說《游園驚夢》,之后的整個上世紀80年代,由小說改編的《游園驚夢》先后被改編成舞臺劇、話劇,北上廣連帶香港巡演。也因為這種醞釀已久的情緣,才有現在的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不諱言感到很累,雖然他從不拒絕任何一場緣接下來的幾天,他要前往浙江傳媒學院桐鄉校區與高校學子進行交流演講,尋訪《牡丹亭》的原創地遂昌,在作者湯顯祖紀念館里做活動。他從不拒絕任何一次采訪,哪怕這次百忙之中抽出來的只是跟車采訪從圖書館到晚宴處這點距離,剛剛走下講臺的白先勇繼續打開話匣。當他得知為了采訪更加充裕而在景區里繞道時,哈哈大笑,連忙表示“還不錯,還不錯,看到了六和塔,很蒼涼;虎跑路很清靜,想到了弘一法師,我很崇敬他,也算是一種旅行吧,不然也沒什么時間”。他沒有時間游山玩水,尤其當他說自己去過蘇州那么多次,卻從沒有踏足過蘇州園林時,全場人都沉默了。

所以,他才會想到封箱,并表示歡迎其他劇院使用這個版本,但必須以不亂改動并且達到目前的水準為前提。

不做昆曲義工的日子里,白先勇設想著會重新過上桃源生活,將已經完成大半的關于父親白崇禧的傳記收工。他透露,這本自傳是影集式的,所以還在搜集和整理圖片資料。他也表示自己不是史學家,所以只能從一個兒子的角度出發,還原一個盡可能真實的將軍。不過,對于電腦連連搖頭的白先勇還是堅持用紙和筆作戰,用的還是方格稿紙,“就是爬格子啦!”他說。